首页 »

深度|“让世界保持猜测”:特朗普要撕毁伊核协议了?

2019/9/17 15:00:57

深度|“让世界保持猜测”:特朗普要撕毁伊核协议了?

“让世界保持猜测”,美国总统特朗普又一次使出自己引以为豪的外交策略。5月12日,是他决定是否继续“确认”伊核协议、豁免对伊朗制裁的最后期限。新任国务卿蓬佩奥上周暗示,如果国会和欧洲盟友无法解决协议中的“灾难性缺陷”,美国将选择退出。特朗普真会这么做吗?

 

美国为何“掐”伊朗?


    
自竞选以来,这位以颠覆前任遗产为己任的美国总统一直对伊核协议持否定态度。他认为协议“疯狂荒谬”、让美国“吃大亏”——其一,只限制伊朗在一定时间内的核活动,未阻止其弹道导弹的发展;其二,为伊朗提供了1000亿美元意外之财,被其用作购买武器、支持“恐怖活动”和压迫整个中东地区的基金。


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指出,上述两点只是字面原因,其潜台词是,自制裁解除以来,伊朗的国内建设和地区影响风生水起,引发美国不满。一方面,美国认为,伊朗的弹道导弹技术对其中东霸主地位、对其盟友沙特和以色列的利益构成挑战;另一方面,在伊朗的支持下,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也门胡塞武装相继取得战场主动,伊朗在地中海东部、红海地区获得立足点,已从过去的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进攻。


对此,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菲利普·戈登在《大西洋月刊》刊文指出,特朗普将伊朗影响力上升归咎于伊核协议毫无道理。伊朗之所以能够伸展拳脚,更显而易见的原因是,美国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、地区冲突带来的机会、以及邻国对什叶派的长期压制。这是美国应该在军事和外交范畴内与盟友协力应对的重大问题,但不是由伊核协议造成的,也不会因为放弃协议而得到修正。


“美国的中东政策一定程度被以色列绑架,”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,以色列极力反对伊核协议,特朗普亲以色列的姿态也使后者能在很大程度上施加影响。上周,以色列突然爆出伊朗核计划大量秘密文件,就是怕特朗普临阵退缩。此外,从意识形态角度看,作为共和党右翼人士,特朗普对伊朗充满敌视,也对奥巴马政府的遗产抱有反感;美国社会有种强烈的仇俄、仇伊情绪,特朗普的激烈举动极易煽动民意,收获选票。


“从战略层面看,特朗普反对伊核协议,其中一个重要驱动,还是其‘回调中东’的政策,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。在去年12月出台的《国家安全战略报告》中,美国认为,巴以矛盾已经不是中东主要矛盾,相反,伊朗支持下的极端势力才是中东地区最主要的安全威胁。“从这个战略判断可见,美国想拿伊朗说事,为其回调中东的政策营造空间。”


“换句话说,伊核问题本身并不是问题焦点,美国要对协议下手,最本质的原因是其背后的大国博弈,”孙德刚说,美国对伊朗、沙特对伊朗、以色列对伊朗,这种“3对1”的矛盾共同推动美国炒作伊核问题、遏制什叶派力量在中东地区的上升、阻止伊朗的崛起、打压正在出现的地区挑战。

 

欧洲为何“劝”美国?


    
与退出《巴黎气候协议》时的情形相似,这一次,特朗普似乎又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。有评论称,自2015年签署、2016年协议生效以来,伊核协议得到联合国、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和认可;即使在共和党内部和美国战略界,也有一部分人认为,伊朗认真履行了协议。伊朗总统鲁哈尼上周六指出,全世界只有三个国家反对协议:美国、以色列、沙特;他警告称,放弃协议将是美国犯下的“历史性错误”。


继法德首脑上月末访美后,英国首相上周末与美国总统通话、英国外相本周也将到访白宫,继续对特朗普展开“车轮劝说”,希望后者回心转意。“欧洲与美国有一个共同点,都反对伊朗试射弹道导弹,但是,他们采取的手段不同,”孙德刚说,欧洲方面支持并维护现有的伊核协议,希望通过这一机制约束伊朗的行动,因为这符合他们的商业和战略利益。目前,德国是伊朗名列前五的贸易伙伴,其他欧洲国家也与伊朗逐步建立起贸易关系。然而,美国与伊朗的贸易交往几乎为零。美国毫不犹豫地想用将伊朗驱逐出体制(伊核协议)的激进方式,压其做出让步。


有评论称,欧盟视伊朗为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周边国家,岂能忍心看着多年的努力付之一炬。华黎明认为,除现实利益外,欧洲也将伊核协议看作一项政策收获。他们将与伊朗谈判的六国称为“3+3”(英法德+中美俄),他们认为,欧洲国家为最终的外交成就做出重要贡献。


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结束访美后表示,他与特朗普就伊核协议的“出发点与立场”不尽相同,但会谈为达成一项新协议铺平了道路。然而,舆论普遍认为,我行我素的特朗普并不会轻易被欧洲说服。有报道称,特朗普开出的续约“价码”是,其一,要求协议加入限制伊朗弹道导弹项目的内容,其二,赋予联合国核查伊朗军事设施以更大的权力,其三,删除“日落条款”,即协议2025年失效后解除对伊朗铀浓缩活动所作限制。美欧已经就前两项取得一致意见,但在“日落条款”上存在无法弥合的分歧。


事实上,“拉锯”新协议,或许只是西方世界的一厢情愿。头号主角伊朗一直明确反对修改协议,坚称只要美国退出,协议将不复存在。有分析指出,伊朗不会接受上述任何修改条款。“伊朗让步的可能性很小,”孙德刚指出,联合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都认定其认真履行协议,它现在占据舆论主动。

 

特朗普会怎么选?


    
有评论称,目前白宫内部基本听不到支持伊核协议的声音。外界普遍担忧,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风险明显提升。“美国在5月12日退出的可能性很大,”孙德刚指出,一来,让对方有痛感,以压促变,这符合特朗普的行事风格;二来,对美国来说,短期内几乎没有损失。


华黎明认为,雷声大雨点小,也是特朗普经常采取的做法。一方面,他不得不考虑美国的全球利益;另一方面,国务院会有一份外交政策脚本,特朗普也不能太离谱。因此,退出的可能性很大,但同样有可能以“修约”的形式留在其中。
“我认为,特朗普政府还在犹豫,”刁大明说,“如果退出条约,美国方面并没有可供选择的替代计划。接下来有两种可能,一是伊朗和其他国家继续执行协议,那么,美国无疑落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更加式微的局面;二是协议破裂,追加制裁,那样美国也将付出沉重代价。”


《大西洋月刊》认为,美国撕毁协议将引发一场与伊朗的不必要危机。如果重新发动制裁,必然会推着伊朗继续研制核武器,届时美国将面临动手不动手的难题。即使是像防长马蒂斯和前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这样的军方人士,也反对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认定为恐怖组织,反对打击伊朗在叙利亚、伊拉克和黎巴嫩的目标。或许他们对美国在中东发起军事行动的成本心知肚明,或许他们已意识到,没有国际支持,美国的单方面行动并不能十分有效。


“当初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,就是看到伊朗已经是坐在核门槛上的国家,一旦局势继续恶化,美国就可能卷入一场比以往规模更大的中东战争,”华黎明指出,因此,外界将伊核协议誉为解除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第三场战争的引线。特朗普如果退出协议,重新安上战争引线,后果不堪设想。


有评论认为,就美欧关系而言,对于伊核协议的不同态度,似乎预示着分歧公开化或将成为新常态。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,几乎肯定会使与伊朗开展业务的欧洲公司“遭殃”。特朗普此前一再抱怨美欧贸易关系不公平,已招致欧盟国家反感,如果再退出伊核协议,势必会让美欧关系雪上加霜,甚至陷入外交孤立。


在地区层面,孙德刚认为,中东局势将因美国的鲁莽变得更加难以预测。一方面,沙特、以色列和伊朗正在进行的“代理人战争”可能会继续升级;另一方面,中东和谈的前景将更加暗淡。“伊朗可能会以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作为节点,通过舆论造势,支持巴勒斯坦独立事业,从而对美国和以色列进行反制。到时候,巴以问题、美国使馆搬迁、叙利亚冲突等看似孤立的事件都将连接叠加,产生连锁效应。”


不过,也有观点认为,考虑到5月14日的争议行动,特朗普团队可能不得不考虑,是否要在中东同时挑起两个事端。“美国政府本来有意将迁馆作为中东政策的一块试金石,”刁大明说,它一心要在中东建立以反伊朗为目标的跨巴以问题联盟,这个联盟是否稳固?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是否能够低调接受迁馆一事?都是特朗普想在5月14日得到的答案。“因此,他是否会再次虚晃一枪?暂不退出协议,但继续将其作为一个要挟欧洲和伊朗、逼迫对方做出妥协的议题?这可能是一种较为理性的选择。”


或许正如特朗普所言,不到最后一刻,“没人知道”他到底会怎么做。
    
(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