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王蒙:奥运比赛里,我看出人生10个原理

2019/10/10 5:35:09

王蒙:奥运比赛里,我看出人生10个原理

体育,不怎么内行,但是一面看比赛一面联想到人生种种,觉得有点意味。


一、看举重,多次看到一个运动员第一次举比较轻的那个杠铃,却没有举起来。第二次甚至于还是没有举起来。最后一次机会了,杠铃的分量加了七、八公斤,他或她豁出来了,硬是稳稳地举得端端正正。这是“背水一战”原理、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原理,更是“发挥有待挑战”原理。人生不要怕挑战,怕的是不能面对挑战。


二、看球,每一次赢球似乎都大体能说清楚,包括对方失误送来的分儿,你能看明白。而忽然连输数分,你觉得莫名其妙,毫无道理。因为你对己方的赢球是有准备、有要求,当事者也是有计划的,而对己方的失利,是计划外的开支,是无意求输硬是输:输于不经意间,输于一时恍惚,输于似乎瞬间走了神。这是胜负不平衡原理。

 

我还有个怪想法,可不可以做任何事都有两套计划,一个是胜利,一个是受挫。

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举重男子77公斤级决赛中,安德拉尼克在比赛过程中手肘受伤,未能完赛。


三、运动员是辛苦的,我更同情教练,教练多半是严肃的、沉重的、忧患的。他或她有时临场叫停,嘱咐两句,运动员的表情不像多么听得进去的样子,但是叫停仍然能起很大的作用,问题不在于面授机宜,而在于改变一下比赛的节奏。问题是人生中应该如何适时叫停呢?这是“尽责、坚持与叫停”原理。


四、球赛当中,每一个球的成功与不成功,都带有偶然因素,我们还常用“运气球”这个词,令人艳羡却又颇不服气。我试过多少次,只要我一感到比赛的某一方运气真好,风水就轮流转上了,不走运一方的运气就开始来到了。运气的问题,碰巧的机缘,大体是属于数学上所说的概率论范畴,而概率论里讲究一个“大数定理”,就是说只要比赛时间足够长,仅仅靠运气定输赢的机会就非常小。如果你抛一次硬币,其正面或反面朝上的表现都是百分之百,如果一百次一千次呢,肯定是各占百分之五十上下,所以欧美有人说数学是上帝的语言,而我们中华文化的说法,这就叫道法自然,天道有常、天公地道。这是“公平公正”原理。


五、但是有的运动员在获胜后连连说我很幸运,这也极可爱。这是风度,这是礼貌,这也是“谦虚使人进步”原理。但这同样是事实:你不说,事情也有这一面。这是“运气总会有一些,胜者不必太猖狂”原理。

2008年8月15日,美国选手马修·埃蒙斯在比赛后亲吻爱妻卡捷琳娜·埃蒙斯。当日,在北京奥运会射击男子50米步枪卧射比赛中,马修·埃蒙斯以701.7环的成绩获得亚军。


六、我特别喜欢看的一个场面是赛时拼得魂灵出窍,赛完双方热烈拥抱,至少是握握手,至少是互相拍一下手。我认为地球的未来要靠这个:竞争关系,同样也应该是友好关系,竞争是友好交流的一个重要方面。我不愿意看到赛完了胜方牛得要杀人,败方惨得或气得要自杀的场面。这是“竞争归于友谊”原理。


七、我不喜欢运动员的哭,尤其是胜后的哭。压抑到这个程度,我觉得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,违背了中华文化精神,反映了某种不完美的体育操作。这是“不哭原理”。


八、我也极不愿意听动辄讲什么压力,奥林匹克是光明的健康的自信的快乐的盛大节日,您那么大劲压过来压过去干什么?有的说法我完全不懂,如说:“男队已经失利,女队的压力更大了”,这是个什么逻辑呢?谁能说清楚?我们应该争强好胜,我们应该追求表现优秀,我们应该珍惜荣誉,同时我们应该君子坦荡荡,善于摆脱与转化压力,千万不要动辄把压力一词挂在嘴上,不论胜负金银,心胸开阔、光明正大地共襄盛举,为自己也为各国运动员的成绩欢呼歌唱。这是“减压扩容”原理。

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半决赛中,中国选手宁泽涛以48秒37的成绩无缘决赛。


九、有些年轻运动员,有些“黑马”,一上来,其精彩令人大惊失色,劈里啪啦先赢一场两场,对方老运动员勉强招架,好不容易没有落马。但到决胜局,新星突然崩盘,资深运动员如有天助,以悬殊比分获胜。越到紧急时候越看出真本事,越到决胜局决胜分越看出谁的活儿靠得住。这是“决胜见真功原理”。


十、当然,也有黑马一出手就爆冷大胜的情节,这是“世无常胜,新旧交替,逝者如斯夫”原理。

 

组稿:徐芳  编辑:伍斌 本文图片均来自新华社 图片编辑:项建英 邮箱:wbb037@jfdaily.com